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北京曲剧《离婚》11月上演再现老舍式幽默

发布日期:2022-05-02 16:27   来源:未知   阅读:

  千龙网北京10月22日讯(记者 纪敬) 10月22日,记者从北京市曲剧团了解到,以老舍同名小说改编的新创北京曲剧《离婚》将于11月12日至14日晚在海淀剧场首演。

  老舍先生曾说:“在小说《离婚》中所用的语言,是我第一次但也可能就是最好的这一次,正是这部小说使我建立了自己的文字风格。”《离婚》的字里行间里无不透露着老舍先生独特的幽默感和对平凡生活的深刻感悟。

  北京曲剧《离婚》是贴近原著改编的,描写了提倡“以婚治国”的张大哥劝阻准备离婚的老李向婚姻妥协的故事。希望展现带给观众的既是一部市民灰色生活的喜剧,也是一幅老北京的市井风情画。过年、过端午、逛庙会、逛东安市场、吃涮羊肉,种种童心童趣的故事都将展现。

  从内容上来说,原著中《离婚》的故事繁复,人物众多。故事大致有三个部分:老李的故事,张大哥的故事,几位科员纳妾的故事。如此多的内容,一出戏曲显然无法完整表现,不得不有所取舍。几经考虑,编剧王新纪把科员们纳妾的故事省略,重点突出张大哥的故事与老李的故事。《离婚》原是一部喜剧性的讽刺小说,人物和故事都很夸张。从强化喜剧性入手,对喜剧情节和人物做正剧式的合理化,可以让这出戏更有自己的特点,也为剧团积累喜剧风格的作品。

  导演李伯男对记者说,该剧排练经历了很长时间,创作者们希望能坚守北京曲剧的本体特色,激发曲剧本身的魅力,同时在舞台美术、空间创造和音乐上,抓住时代审美新的需求,使视听呈现更加丰富,更加具可看性。他带领剧组演员认真研读剧本,体会编剧语境,对舞台调度严格要求。对演员上场前的人物状态极为关注。经过多日排练,演员的台词已经日趋娴熟,对剧中角色的把握更是成竹于胸。

  在饰演老李的演员胡忧眼中,老李是个不善于言表的角色,活在自己的世界,有寻求内心“诗意”的渴望,而曲剧能通过大量唱段来表达人物的内心。演员李相岿也谈了对张大哥这个角色的理解,张大哥热爱做媒并反对离婚,以“婚姻治国”为理想,是个社会人,善于处人情关系,但在危机来临时发现关系根本靠不住。

  作曲戴颐生向演员们阐述并详解了自己在乐曲旋律上的创作意图及曲牌选择的侧重点。在认真听取演员唱段的同时,亲自为演员进行了强音、切分音及延长音的示范,要求演员在保证声音位置及音色的同时要唱出人物情绪及曲牌特色,在音符的演唱上要注意律动感、在长音的演唱中要注意气息的调整,并与指挥盛年华就乐句段落的情绪衔接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千龙网北京10月22日讯(记者 纪敬) 10月22日,记者从北京市曲剧团了解到,以老舍同名小说改编的新创北京曲剧《离婚》将于11月12日至14日晚在海淀剧场首演。

  老舍先生曾说:“在小说《离婚》中所用的语言,是我第一次但也可能就是最好的这一次,正是这部小说使我建立了自己的文字风格。”《离婚》的字里行间里无不透露着老舍先生独特的幽默感和对平凡生活的深刻感悟。

  北京曲剧《离婚》是贴近原著改编的,描写了提倡“以婚治国”的张大哥劝阻准备离婚的老李向婚姻妥协的故事。希望展现带给观众的既是一部市民灰色生活的喜剧,也是一幅老北京的市井风情画。过年、过端午、逛庙会、逛东安市场、吃涮羊肉,种种童心童趣的故事都将展现。

  从内容上来说,原著中《离婚》的故事繁复,人物众多。故事大致有三个部分:老李的故事,张大哥的故事,几位科员纳妾的故事。如此多的内容,一出戏曲显然无法完整表现,不得不有所取舍。几经考虑,编剧王新纪把科员们纳妾的故事省略,重点突出张大哥的故事与老李的故事。《离婚》原是一部喜剧性的讽刺小说,人物和故事都很夸张。从强化喜剧性入手,对喜剧情节和人物做正剧式的合理化,可以让这出戏更有自己的特点,也为剧团积累喜剧风格的作品。

  导演李伯男对记者说,该剧排练经历了很长时间,创作者们希望能坚守北京曲剧的本体特色,激发曲剧本身的魅力,同时在舞台美术、空间创造和音乐上,抓住时代审美新的需求,使视听呈现更加丰富,更加具可看性。他带领剧组演员认真研读剧本,体会编剧语境,对舞台调度严格要求。对演员上场前的人物状态极为关注。经过多日排练,演员的台词已经日趋娴熟,对剧中角色的把握更是成竹于胸。

  在饰演老李的演员胡忧眼中,老李是个不善于言表的角色,活在自己的世界,有寻求内心“诗意”的渴望,而曲剧能通过大量唱段来表达人物的内心。演员李相岿也谈了对张大哥这个角色的理解,张大哥热爱做媒并反对离婚,以“婚姻治国”为理想,是个社会人,善于处人情关系,但在危机来临时发现关系根本靠不住。

  作曲戴颐生向演员们阐述并详解了自己在乐曲旋律上的创作意图及曲牌选择的侧重点。在认真听取演员唱段的同时,亲自为演员进行了强音、切分音及延长音的示范,要求演员在保证声音位置及音色的同时要唱出人物情绪及曲牌特色,在音符的演唱上要注意律动感、在长音的演唱中要注意气息的调整,并与指挥盛年华就乐句段落的情绪衔接进行了深入的交流。